房屋出租

關於部落格
最新的房屋出租資訊提共
  • 2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威爾士峰會前夕各方為北約支招

  在烏克蘭危機依然持續、北約今年年底將完成阿富汗撤軍進程的情況下,9月4日,北約將在英國威爾士召開為期兩天的第26屆領導人峰會。當下,北約內外的一個共同判斷是該組織正處在一個戰略十字路口。北約向何處去?是回歸歐洲集體防衛組織的本位,是與俄羅斯強硬對抗,還是共建經濟繁榮、政治中立的烏克蘭,這對當前的烏克蘭危機、對北約和國際秩序的未來發展都有重大影響。   回歸歐洲集體防衛組織本位   冷戰結束以來,經過3輪東擴進程,北約成員國從16個擴大至28個,幾近翻番。不僅規模在不斷增長,而且在盟主美國的指揮棒下,北約早就跨出了傳統的歐洲防區,主動去迎接所謂來自全世界的挑戰。再過兩個月,以美國為主的北約部隊就在遠離歐洲的阿富汗整整戰鬥了13個年頭。北約在全球範圍內已建立了各種令人眼花繚亂的伙伴關係。一個1949年建立的僅有12個成員的歐洲防衛組織,似乎正成為龐大的進攻型“全球北約”。   但今年以來,一個“北約的首要任務是進行集體防衛並繼續穩定歐洲”的聲音變得強烈起來。位於布魯塞爾的歐洲智庫歐洲研究院6月發表研究結果稱,“在北約內部,重回集體防衛軌道的呼聲越來越高”,主要原因是俄羅斯兼併了克裡米亞和北約將結束在阿富汗的戰鬥。該研究機構稱,如果威爾士峰會要成為一屆“偉大的”峰會,北約成員國應該在4個領域努力:首先是應對俄羅斯,北約必須重新思考未來與俄羅斯的關係,在俄羅斯兼併克裡米亞之後,北約應該制定應對“混合戰爭”的戰略。其次是能力建設,北約應該針對21世紀的衝突而不是簡單從能力差距出發進行能力建設,現在就應該從未來25年甚至更長的時間段來考慮自身需要具備哪些能力。第三是資源投入,如果本屆峰會確實認識到北約必須面對嚴峻的安全挑戰,那麼,就必須在資源投入問題上嚴肅認真,而各成員國防務支出不低於國內生產總值2%的門檻就是一個關鍵指標。最後是伙伴關係,北約應再次認真考慮在21世紀如何建設伙伴關係。   德國總理默克爾最近強調,北約將履行對波羅的海三國的集體防衛承諾,不過不會滿足拉脫維亞一些人士呼籲的在該地區建立永久性北約基地的要求,德國不希望違反1997年北約和俄羅斯聯邦簽署的合作協議,把對方當作敵人。這份文件是雙方簽署的一份歷史性文件,全稱為《北約與俄羅斯相互關係、合作與安全基礎文件》。雙方承諾,不把對方視為潛在的敵人,將努力緩和過去的對抗,加強彼此的信任與合作,包括保持歐洲的安全與穩定、以外交手段防止發生衝突、共同進行維和行動、不擴散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等,以此開始“嶄新的關係”。   烏危機已改變俄與北約關係   相較這一穩重型的“回歸方案”,一些人士也提出了以對抗俄羅斯、接納新成員為核心內容的強硬選擇,稱如此這般才能讓本次峰會成為“自2002年以來北約最為重要的一次峰會”。當年11月,北約在捷克首都布拉格舉行峰會,決定接納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斯洛伐克、保加利亞、羅馬尼亞和斯洛文尼亞7個中東歐國家為北約候選國,進行了該組織歷史上最大的一次東擴。   美國前駐北約大使庫特·沃爾克日前在《華盛頓郵報》上發表文章稱,在北約即將舉行峰會前夕,俄羅斯總統普京在進行一場“賭博”——他能派兵入侵烏克蘭,並且賭北約拿其沒辦法。北約必須證明普京“打錯了算盤”,必須採取強力措施以證明北約不是在“虛張聲勢”。沃爾克稱,在威爾士峰會上,北約應作出如下決策:向烏克蘭政府提供直接的軍事和情報支援,包括派出顧問與教官,提供反坦克武器、防空系統等武器裝備;取消所有成員國對俄羅斯的軍備及軍民兩用物資出口,動用北約預算資金向法國購買其將向俄羅斯出售的兩艘西北風級兩棲攻擊艦,充實北約快速反應部隊的海軍力量;對俄羅斯採取進一步的製裁;在波蘭和波羅的海三國建設北約的多國永久性軍事基地;重申北約建設一個完整與和平的歐洲的承諾,繼續東擴,接受黑山、馬其頓等國的加入請求。沃爾克還稱,1997年北約與俄羅斯簽署的文件已不再適用,因為文件的基礎是“在當前和可預見的未來的安全環境下”,而現在俄羅斯的所作所為已經根本性地改變了其所適用的安全環境。   北約副秘書長亞歷山大·弗什博(曾擔任美國助理國防部長)在5月時就曾表示,因為烏克蘭危機從根本上改變了俄羅斯與北約的關係,“俄羅斯已經宣佈以北約為對手,所以我們只能開始不再把俄羅斯視為伙伴,而更多地把它視作對手”。俄羅斯已經違反了雙方1997年簽訂的合作和安全協議,北約“現在有權”不再遵守協議。弗什博強調,在威爾士峰會上,北約將認真討論這一問題。   放棄東擴建設中立的烏克蘭   被稱為現實主義大師的美國學者約翰·米爾斯海默認為,烏克蘭危機的根源是北約東擴,是美國等西方國家的三大戰略組合——北擴東擴、歐盟東擴和民主運動——埋下了火種。西方一直在試圖潛入俄羅斯後院,威脅其核心戰略利益。今年2月,烏克蘭的親俄派政治家、民選總統亞努科維奇遭遇政變,這直接導致俄羅斯總統普京進行反擊。   米爾斯海默這篇發表在美國最具影響力的社科類雙月刊雜誌《外交事務》最新一期上的文章寫道,美國從一開始就在烏克蘭問題中判斷錯誤,華盛頓沒有考慮地緣政治條件包括俄羅斯的地區利益,美國也沒有意識到莫斯科在烏克蘭問題上的立場完全是出於對自身安全的合法擔憂,取而代之的是,華盛頓完全致力於自己要把烏克蘭變為親西方國家的願望。   米爾斯海默提出,歷史經驗表明,一個國家會選擇承受經濟製裁,以堅決保護本國的核心戰略利益,俄羅斯也不例外。但烏克蘭危機不是沒辦法解決,西方需要從根本上改變思維,美國及其盟友應當放棄將烏克蘭“西方化”,轉而將其視為北約與俄羅斯之間的緩衝地帶。為此,美國及其盟友應當公開放棄北約在格魯吉亞和烏克蘭的東擴進程,及時停止新一輪“橙色革命”。美國及其盟友正面臨選擇:是繼續推行惡化對俄關係並摧毀烏克蘭的當前政策,造成所有方都會輸掉的局面,還是改變立場,開始致力於建設中立、繁榮的烏克蘭,這樣的烏克蘭不會對俄羅斯構成威脅,也會讓西方恢復與俄羅斯的關係,結果是各方全贏。   本報華盛頓8月31日電  (原標題:威爾士峰會前夕各方為北約支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